www.666747.com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666747.com >
小戏迷生活渐入佳境
发布日期:2019-09-20 01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眉户戏起源于陕西,又被称为“迷糊”、“迷胡”、“曲子戏”、“弦子戏”,是陕西省主要的汉族戏曲剧种之一,如今也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。眉户盛行于关中,而山西、河南、湖北、四川、甘肃和宁夏等部分地区也有流行。眉户以其曲调委婉动听,具有令人听之入迷的艺术魅力而得名。

  眉户源于何地,尚无文献可考,艺人相传,说法不一。一说源出眉县、户县,故称“眉户”,眉县和户县一带位于秦岭太白山麓,自古盛行民间歌曲,眉户曲起源于这些民间歌谣,古称“清曲调”。眉户曲在华阴和华县一带逐步发展为眉户戏曲。一说源于秦穆公宫廷的一种宫词曲,最早流行于雍邑(今陕西凤翔县)。因唱腔、音韵委婉抒情,词句通俗易懂而备受民众赞扬。如晋陆机说“名激情唱,榜人纵棹歌”;唐李白道“旧苑荒台杨柳新,菱歌清唱不胜春” 。一说源于晋南的蒲州、临猗、临晋一带。但可以肯定的是晋南眉户是由陕西眉户演变而来的,它的唱腔中既有眉、户二县的太白山歌,也有华阴、华县的民间小曲,更有晋南的民歌调。一说源出华阴、华县,因曲调悦耳动听、迷人,陕西有将“胡”作“戏”解之说,故称“迷胡”,即迷人的戏的意思。华阴和华县是周朝郑国地域,眉户可能受到“郑声”的影响。

  由此,眉户在关中分为东西两路,关于东路眉户,流传有“同州的梆子合阳的线(指吊线木偶),二华的眉户天下传”的说法。

  清朝乾隆年间,随着秦腔等各地戏曲艺术的发展,眉户逐渐被搬上了舞台,形成了一定数目的剧目。

  清代嘉庆、道光年间,在陕西,有人把唱曲与民间秧歌、社火相结合,以小调曲子为主,发展成为小戏,逐步由“地摊子”搬上舞台。这一时期,在晋南也有“地摊子”艺人吴小宝、王喜荣、王胜才等开始把眉户搬上戏台演出。

  同治、光绪年间涌现出一批艺人和一些专业戏班,如月月红、柴寅娃的少华班,活动于陕西渭河以南一带;印福、杨老四等人由“花鼓”改唱眉户,活动于渭河以北地区。初期剧目,多为由小丑、小旦、小生搬演的小戏,如《张琏卖布》、《刺目劝学》、《闹书馆》、《李彦贵卖水》一类。艺人在演出过程中,不断从地方大戏中吸收唱腔、锣鼓、伴奏曲牌、身段、扮相、服饰等,用以丰富自己的艺术手段和表现力。

  陕西的眉户多借鉴秦腔,山西的眉户则多借鉴蒲剧,遂逐步发展为能够表现历史故事题材的戏曲剧种,能演出《蝴蝶杯》、《串龙珠》、《八件衣》等一类戏。

  但长期以来,眉户仍以小戏为主,并在民间一直保持着既无妆扮,又无表演,一唱到底,全无白口的清唱形式,与眉户戏一并流行。

  抗日战争时期,在中国文艺方针的指引下,晋南名艺人李卜到达延安传授眉户,当时陕甘宁边区民众剧团及广大文艺工作者,利用眉户形式反映边区人民斗争生活,编演了《十二把镰刀》、《夫妻识字》、《大家喜欢》等剧目,为新秧歌剧运动的兴起和发展提供了重要艺术条件,也为眉户演出现代戏打下了基础。

  青海是多民族聚居地,各种民族民俗文化在这里交融,因地缘关系,以及人口迁徙原因,青海民间曲艺受陕西影响最大,如眉户戏、秦腔等,几乎都是从陕西原汁原味传过来的,尤其青海东部农村,眉户戏、秦腔成为民间主戏种,多数村子里都有自己的戏班子,在老营庄也有眉户戏的戏班子,这才使他在眉户戏中吸取到民间曲艺的养分。

  对于刘延彪从艺的坎坷,父亲刘文平始终给予鼓励,每当看见刘延彪将通过唱曲儿挣来的清油、面粉拿回家时,刘文平就特别高兴:“哦哟,我这个儿子开始挣钱了!”因为刘延彪唱的越来越好,渐渐在十里八村也小有了名声,挣点清油,挣点面,统统都拿回家里去,一家大小也都非常高兴,唯独继母对他还是有偏见,给刘延彪没好脸,说话对刘延彪没好气。

  一天他单独对刘延彪说:“尕娃,你给爸爸说实话,这个妈妈是不是对你不好?如果真对你不好,咱就不要了。”

  一个大男人独自拉扯一对年幼的儿女确实不容易,过了一段时间后,刘文平再婚,宝宝三个月还不会抬头而且流口水是怎么回事,这个继母对刘延彪视为亲生,刘延彪也把她真正当作了自己的生母看待。

  时至今日,刘延彪还常说自己有两个母亲,一个是亲生母亲,再就是后一个继母。继母后来又为刘延彪生下两个弟弟和几个妹妹,他们也一直像亲兄妹一般,从未红过脸,吵过嘴。

  一个先天性的盲人,尤其又是农村人,在很多人看来就是“废人”一个。然而,刘延彪却没有颓废,虽然生活上多有不便,但他始终保持着一颗平常人的心,始终不懈地追求着自己的梦想,最终成为一名“专业”的民间艺人。

  “哎哟,这个娃娃唱得好,唱哭的时候就把人能哭死,唱笑的时候就能把人笑死给。”村民们这样评价刘延彪。

  别看刘延彪年纪小,村里人都敬他三分,在大家眼里,他就是一个文化人,虽然手写不出来,但肚子里有墨水。

  凡注明来源为“海东时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本报社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本报数字报:,西安东大肛肠医院:肛门“撕裂”能自愈。订阅海东时报及手机报,登陆东城网:或关注海东时报新浪微博、腾讯微博,海东时报6大平台将一同与读者聚焦海东,见证发展,感受成长的力量。